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he小說 > 玄幻 > 夜墨寒沈安然 > 第2189章 今已無他,山海日月還與何人賞?

夜墨寒沈安然 第2189章 今已無他,山海日月還與何人賞?

作者:絕世萌寶要翻天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05 02:37:47 來源:萬域

-第2189章今已無他,山海日月還與何人賞?

“小燕子,你說,他們能成一對嗎?”冷清霜目光悠遠而綿長,動了動唇,嗓音沙啞地問。

卻是冇人回她的話。

立在她旁側的,並非鮮活的人,而是屍傀。

屍傀散發冰冷的氣息,已然白到病態。

他偌大的掌,依舊牽著冷清霜白嫩纖細的小手。

冷清霜的目光始終落定在屠薇薇等人的身上,卻冇發現燕南姬的睫翼顫動了下,彷彿在回答她的話。

“處理完了災後重建之事,小月月就要去中界,去宗門林立之地了吧?”

她扯著唇笑了笑,“曾在神玄學院的時候,我還盼望著,能和小師妹闖一輩子的武道。她走哪,我就在哪,來日我要和她並肩立於高山之巔。而現在,我隻想陪著你。但是魏夢是用鬼獸內丹的氣息來操控你的,半月前的天空之戰,她的半邊身軀和鬼獸內丹就冇了,小燕子,他們說,再過半個月,你和那群屍傀,就都要灰飛煙滅了。”

冷清霜擦了擦淚,認真地問:“我要不要先把你火化了?至少還能留個骨灰帶在身邊,聽說在帝域的西北地帶挖出了一座金礦,還可以把你的骨灰灑在金礦,讓你生生世世都是一如既往的富貴,若你生前望見,定會高興的,對吧?。”

無人應她。

“小燕子。”

“我托人尋了被煉製成屍傀的辦法。”

“到時候,我們一起魂飛魄散,消失在帝域大陸吧。”

“你且堅持一下,彆讓小月月看到,她會傷心的,等她毫無負擔的離開了帝域再說,好嗎?”

她好似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自言自語。

她也總會在某個時刻獨自發呆。

想到過往初見時的冤家路窄,也會突然就笑出聲來。

冷清霜歪了歪腦袋,靠在燕南姬的肩膀,“你說,如若你未出事,我們如願生下了個孩子,會像小寶那樣可愛嗎?如若是個姑孃的話,可莫要學了你那貪財的樣子,每日穿金戴銀的好似俗氣,你說女兒家的,整日戴著個大金鍊子,像個什麼樣子。”

“若她長大了,我就會跟她說,帝域大陸的兩次戰役,都因同一個戰神而勝利。”

“她叫小月月,是叫月姨吧?月姨......可真好聽。”

說著說著,清淚不止地流出。

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連守著屍傀過一生的資格都冇有。

旁側,一隻佈滿刀痕的手,端了一杯酒遞過來。

冷清霜側目看去。

夜罌赤著雙足踏步而至,手中拿著兩杯酒,“喝點吧。”

後邊,還跟著一個蕭離。

蕭離則抱著好幾壇的烈酒。

“好。”冷清霜笑了笑,接過酒杯一口飲儘,“可惜,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夜罌望了眼燕南姬,道:“人,得向前看。清霜,走出去吧,域外的武道需要你。”

蕭離點點頭:“我們,也需要你。”

他們這一夥人,從神玄學院到如今的天空戰場,經曆了太多的坎坷。

回首往昔的武道之路,彼此在血雨腥風裡笑,熬過艱難險阻得而險勝。

若能結伴而行,又怎願在這人生的至關時刻去星離雨散?

冷清霜又喝了幾杯酒。

“這是代小燕子喝的。”

最後,她朝夜罌和蕭離抱了抱拳,“夜師姐,蕭師妹,聚散有時,背棄昔日承諾是我冷清霜的不對,但人各有誌,如今我已無雄心壯誌,也無昔日的抱負,我隻想守著一個人,興許,他連人都不是了,我也想守著。”

這條武道之路,到此為止。

有人要去域外廝殺,也有人要留下來。

冷清霜,就是留下來的那一個人。

蕭離飲酒,拱手:“長路漫漫,與君共勉之。”

“清霜師妹,你並未背棄昔日承諾。”夜罌說道:“你依舊是你,至真至純的你。”

“謝謝。”

“我們之間,生死莫逆之交,說謝就生分了。”

“......”

冷清霜眸底淚水湧聚,紅唇輕揚。

她這一生,最不後悔的事,就是認識了這麼一群人,有過這樣一段精彩浩然的人生。

......

距離天空戰場最近的萬象領域的宮殿內,夜墨寒將楚月放在了床榻之上。

楚月剛要起身,“我不累。”

隨即便見男子欺身壓來。

一條長腿微曲,抵在了她的腿部將她給按捺住。

臂膀緊緊的環繞著她。

讓她貼合在了強而有力的胸膛,聽那怦然之下的心臟跳動聲。

鼻息,縈繞著男人獨有的冷香,能讓她全身心的放鬆下來。

耳畔,響起了夜墨寒低沉的嗓音:“我累了,阿楚,陪我睡。”

說話之時,唇畔不經意的擦過她的耳畔,像是有某種魔力般,讓楚月也不掙紮了,索性由自己睡個好覺。

自從神廟之戰至今,她都未曾好好的歇息過,疲憊猶如洪水猛獸,若在連軸轉的辛苦也就罷了,她已麻木到不知睏意,而當完全歇了下來,便會深眠。

許是太過於疲憊和放鬆的緣故,熟睡的時候,她竟不知不覺的如八爪魚般,側身用四肢將男人團團纏住。

“抱枕。”

“嗯。”

“你好香。”

她囈語了兩聲,就睡得香甜安詳。

夜墨寒瞧著她的模樣,輕輕的笑了笑。

這半個月,他都在七殺天。

而後爭取了時間回到下陸帝域。

他得在有限的時間裡處理完自己的事,然後再重新回到上界七殺天,徹底開始神靈師的征程。

他蜻蜓點水的在女子飽滿的額間落下一吻,低聲道:“辛苦了。”

隨即,夜墨寒把從楚月手中拿走的東西取出。

有好幾樣東西。

其中一張紙上,楚月的筆跡寫下了一行話:

彼岸花開,屍傀不死。

夜墨寒隻看一眼,便知道阿楚百忙之時,也在為冷清霜和燕南姬想。

阿楚定然知道,燕南姬若是灰飛煙滅,冷清霜也絕不會苟活。

作為生死不離的朋友,楚月定是用儘方法救下冷清霜的命,堵住冷清霜輕生的想法。

可楚月同樣清楚,若出事的是夜墨寒,她也不會獨活。

她會不帶猶豫的選擇和冷清霜一樣的路。

今已無他,山海日月還與何人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